东海沿岸,巨鲸帮。

  秦风自然不是要闭关什么,而是按照剧情线,继续来凑热闹。

  巨鲸帮在东海沿岸,一直靠海而生,历代帮主向来护卫朝廷,抗击海寇。只是这一代的帮主李政楷着实是个李后主似的人物,整天舞文弄墨,帮中大权旁落,全被这长老李天昊所操控,巨鲸帮已经被柳生家所控制,也就是说,这巨鲸帮其实是在神候的控制之下的。

  秦风在这街道上游荡,看见一家酒楼,貌似生意很火爆,秦风闻着香味溜了过去。秦风扔给小二一锭银子:“给我找个好位置,把你们这儿的拿手菜色,多上几道!”

  小二接到银子,脸上立马笑开了花:“大爷,您请,楼上请!”迎着秦风,找了楼上一个靠窗的位置。

  秦风大快朵颐,尝尝这明朝的海鲜,果真味道不错,新鲜的很。秦风这厮胃口极大,一个人整整吃了一大桌子,引人瞩目。

  旁边的一桌客人对着秦风指指点点起来,秦风望了过去,完全听不懂这几个人说的什么鸟语,偶尔听见几句雅鹿跌,哟西什么的,看来是东瀛的人,那秦风就不用客气了。

  秦风拿起剑上前,一剑抽出将那桌子劈成两半,说了一句自己最早学到的外语:“八格牙路!”

  那四个人看着秦风,愣了一愣,一个稍微年长的站起来,对秦风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秦风呸了一声,一剑点向他的眉心,这东瀛人当下倒地,其余几人对视一眼,拿起刀就朝秦风砍来,秦风嗤笑一声,三招过去,这三个人跟着那人而去了。

  边上的客人一见死人了,一哄而散,老板和小二战战兢兢的缩在一边,秦风甩下几张银票,复又坐下来继续吃喝,秦风有恃无恐,这东瀛里的人,除了那柳生但马守对自己有些威胁以外,其余的都是来送菜的。

  那老板缓了口气,终于上来道:“大侠,你快走吧,你这刚才杀的是巨鲸帮的客人,巨鲸帮在这里就是土大王一样,而且最近这里不少带着刀的东瀛人出没,你还是快走吧!”

  秦风见这老板对巨鲸帮好像颇有些微词,笑着问道:“我听说这巨鲸帮不是一直保护咱们汉人的吗?”

  那老板叹了口气道:“那是以前,可是自从这李长老掌管帮中事物以来,总是偏向这东瀛人,那些武士在我这店里白吃白喝,我都是没有办法啊!”

  秦风眼中寒芒一闪,倒是让自己碰到一个汉奸了,不除不足以平民愤,又递给老板一叠银票:“开不下去就不开了,拿着这些银子去中原安家吧。”说完提起剑就离开店里,直往巨鲸帮而去。

  还没到巨鲸帮门口呢,秦风就被一群人给围住了,秦风看着这十几个人笑道:“你们是汉人?”

  其中领头的一人上前道:“少废话,小兔崽子,你杀了我们巨鲸帮的贵客,识相的束手就擒,倒是能多留你活些日子。”

  秦风笑了笑,原来是汉奸。也懒得和他们废话,提起剑就飞身过去,那群人连忙杀来,秦风如走马观花,半空中滑翔过去,逢人一点,等秦风落地之时,身后已是尸体一片。

  围观的那些百姓看着秦风如杀神一般,有的心里害怕,有的却大声叫好,想来这巨鲸帮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受百姓爱戴的巨鲸帮了。

  秦风纵身跃起,消失在百姓眼中,准备夜里再去找那巨鲸帮麻烦。

  夜里,秦风闪身纵入巨鲸帮,如入无人之境,在得了古三通的所有武功之后,秦风的轻功造诣又更上了一层楼,想来此刻不说一定超过老白,但也不在他之下了。

  耳边突然传来打斗之声,秦风闻声而去,落在一旁的屋顶之上,原来是老熟人,段天涯正和一个白衣的中年男子斗在一起,段天涯被压制的很惨,弱于下风。想来这人应该就是柳生但马守了。

  秦风在一边笑道:“天涯兄,需要帮忙吗?”

  下面两人顿时吃了一惊,有人靠的这么近,自己竟然没有发现,若是是敌非友,祸患极大。

  听了这话,柳生明白这人是段天涯的熟人,柳生立马急攻,硬拼着自己受伤的风险,想要趁着秦风未及之时,要了段天涯的性命。

  可惜他低估了秦风的轻功,声音刚落,秦风长剑已到,一剑弹开了柳生的太刀,笑着站在段天涯身边。

  段天涯吐了口浊气,看向秦风道:“小风,多谢你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风笑了笑道:“武功遇到瓶颈,告别郡主,一路游历,听说这巨鲸帮有不少扶桑的高手,所以特来见识一下,没想到遇上了天涯兄。”

  段天涯正色道:“小风,你面前这位是扶桑中顶尖的高手,柳生但马守。”

  秦风瞅了柳生一眼道:“是吗?正要看他能挡我几招!”话落,剑出,长剑一点,只向他的眉心。

  柳生提刀喝道:“小小年纪,口气倒是不小。”说完提刀迎来,两人战在一起。

  秦风和他过了几招,心想这扶桑武功传自中土,经过自身多年发展,已然多了不少路数,招式之间,迷惑性极强。

  秦风自然不惧,手中剑法随心而动,各家剑法信手拈来,柳生越打到后面心里越是着急,打着打着,自己竟然已经慢慢的落入下风了。

  段天涯在边上看的神采奕奕,这两人比斗实在是精彩,尤其是这秦风,剑势变化多端,时而狠辣,时而厚重,根本就不像是同一人使出的剑法。

  “住手!”海棠带着巨鲸帮主李政楷赶过来,海棠看着天涯站在一旁,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天涯道:“先想办法让他们住手,以后再说。”

  那李政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上前对比斗的两人喊道:“还请先住手!柳生先生,还请住手。”

  柳生一看是巨鲸帮帮主,毕竟此处是巨鲸帮地盘,明面上自己还是这巨鲸帮的客卿,到底还是要卖他个面子,而且自己又落入下风,正想趁势而退。

  可是秦风根本不按套路出牌,越攻越急,杀招频出。

  那帮主顿时觉得脸上不好看了。

  海棠和天涯对视一眼,两人本是想借这帮主做突破口,查清巨鲸帮的事宜,眼见此等情况,也不好不卖这李政楷面子。

  天涯上前道:“小风,还请先收手。”海棠也道:“小风,别打啦。”

  秦风剑势稍缓,柳生趁机退了回去。

  哪知秦风趁此刻,一剑刺了他的手臂,才退了回来。

  柳生捂住手,咬着牙道:“你,卑鄙!”

  秦风也不羞愧,耸耸肩道:“柳生先生抱歉了,我年纪轻,经验不足,没有收住手。”

  柳生哼了一声,捂着手臂,倒头就走。

  那帮主跑到秦风面前,就要质问。

  秦风看了一眼李政楷,李政楷心里一惊,这刚要说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秦风看着海棠,也不知道她又找了什么理由,故意的让天涯知道了她的女儿生,然后此次又和天涯假扮了夫妻,想趁势表达心意。秦风心里为自己的表哥默哀一下。

  秦风上前看着海棠笑道:“哇,这位大美人是谁呢?”

  海棠脸上一红,哼了一声:“明知故问啊你,不许说出去哦!”

  秦风拱手:“是是是,遵命,海棠姐姐。”

  天涯看着两个活宝斗嘴,也是满脸笑意,心下轻松不少。天涯看着一脸便秘的站在一边的李政楷,上去连忙客套,感谢。

  秦风也懒得管他两说什么,这一来两个目的,第一就是跟在柳生交手一次,第二就是见见那飘絮,是否真的国色天香。

  秦风看着海棠笑道:“我表哥呢?”

  海棠道:“因为义父那里人手不够,所以就将一刀留下来了,对了,小风,护龙山庄还有黄字第一号至今没有人选,义父说过很希望你去参加考核,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秦风笑着摆摆手:“算了算了,我这个人自由自在惯了,又不懂什么礼仪,在公门当差这种事情还是不适合我的。”说完看了一眼还在和那帮主说什么天涯,笑道:“我就不留在这里了,我这几天还在此处盘旋,你们有什么危险我会随时出现的噢!”说完拔地而起,飞身不见了。

  海棠望着秦风的背影,想到:“内功,剑法,轻功全都是当世一绝,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的。”

  ~~~~~~~~~~~~~~~~~~~~~~~~~~~~~~~~~~~~~~~~~~~~~~~~~~~~~~~~~~~~~~~~~~~~~~~~~~~

  秦风离开巨鲸帮,慢慢放慢了速度,因为自己身后有一人在跟着,为了不让他跟丢,自己就慢慢放缓了速度。

  秦风靠着树站在,突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一刀斩向自己。

  秦风随手提起剑,一挡。

  那黑影翻身后退。

  秦风笑着打量着这人,手上提着一把武士刀,腰间还有一把短刀,细细打量身子,苗条柔美,想来是个女子,武功不错,应该是飘絮,看来自己这次目的完全达成了。

  秦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飘絮吓了一跳,连忙后退。

  秦风速度奇快,当飘絮还没动之时,已经赶到她的面前,一把拉下他的面巾,转瞬又退了回来。

  飘絮回神过来,只看见秦风一边在打量着自己的脸,一边点头。飘絮这才发现自己的面巾已经在秦风手里了,当下大怒:“你!”

  秦风笑嘻嘻道:“别害羞吗,对了,你会说中原话吧?”

  飘絮哼了一声,用汉语答道:“听说你用卑鄙的手段伤了我的父亲,今天我要教训教训你。”说完就提刀攻来。

  秦风心想这丫头长得确实挺好看的,还带着一点异域的味道,更有吸引力,难怪这天涯一下子就又着迷了,这厮是个异域控啊。见着丫头杀气腾腾的朝自己攻来,秦风笑了笑,剑也不出鞘,就用剑鞘抵挡。手机用户请访问m.piaotian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