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打脸的正确方式 第六百五十七章女配是一只鬼1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谭文丽给胡家买了一罐奶粉,然后给二姐结婚的礼物是一块红布,然后其他的布都是男女都可以用的蓝布。除此之外买了一些城里才有的吃的,剩下的就是家里的原本就有的麦乳精还有部队发的一些日用品还有一些票。

    林林总总合起来也一大堆了,这么多东西对于现在的经济水平来说,真的是很大方了!

    第二天去邮寄东西的时候,除了谭文丽准备的东西,木子把自己的学校发是试卷和习题也放在包裹里给三哥拿去学习,给家里所有人都买了之前谭文丽给傅嘉美买的那种胶鞋。

    除此之外木子也没有再多买了,本来谭文丽也准备了一大堆,物资也够了,要真正帮胡家不在乎这些物资,而是机会。木子想着的是,在入伍前把胡家大哥和二姐的工作解决了。

    木子把包裹邮寄后,这才不紧不慢地回家。

    到家属楼时,木子看着金家的那个老人鬼在门口飘着,似乎在等待什么似得。他见木子回来,急忙迎上来,“大人。”

    “找我有事儿?”木子问道。

    “多谢大人帮忙让小的能在那不孝的儿子面前现身,今儿小的是来跟您告别的。”

    “你要去投胎了?”木子问道。

    老人鬼道,“不是的,小的还放心不下他们,小的说服那不孝子下基层为人民服务!我还要去盯着他!”

    木子看着老人鬼,忽然感觉有这样一个父亲,他儿子还真的有点惨。死了都还盯着他!

    “大人,我们家还有些积蓄,小的可否用这些继续再向您斗胆要几次能现身的机会?等这一个月一过,小的就不能现身教育那小子了!”老人鬼忧愁地道。

    木子这才看着老人鬼手中的袋子,估计是金家的积蓄,“不用了,你帮助你儿子向善也是功德一件,我免费帮你。你去找几张正宗的纸缯和朱砂,我帮你画几张,你存起来以后用。”

    老人鬼听了十分高兴,“多谢大人。”【#¥爱奇文学www.iqiwx.com ¥~免费阅读】

    第二天,老人鬼就拿了厚厚的纸缯和一盒朱砂,也没忘准备笔,这种符十分简单,木子几下就画了一堆,在老人鬼的感激涕零下离开了。心想一定要让儿子向善,好好为国家奋斗!

    ……

    “金家是怎么想的,忽然要去基层搞建设?”家里,谭文丽听到傅飞云关于金家的消息后,十分的吃惊。

    傅飞云道,“他这举动这点很意外,而且他那种人也不像是愿意贡献一生的人。”

    在一旁吃水果的傅嘉澍下意识地看向木子,要是这是和他这个二姐没关系,他敢吃屎!

    木子依旧安静地听着傅飞云他

    们聊天,当一个旁观者。

    没多久,傅嘉美下乡的时间到了,送傅嘉美去坐火车的时候,谭文丽真的是止不住在外面就哭了起来,傅嘉美也滔滔大哭着,最后还是同班的周蓉细心地安慰着。

    而傅嘉美走后,谭文丽就一直没有笑过,天天都十分忧愁,很快,这学期的课结束了,木子去部队的时间也快到了。在进部队前,木子提出了去小胡村看看养父母,不然进部队前几年休假不自由,就没什么机会去看望他们。

    巧合的是傅嘉美下乡的地方也分配到小胡村不远的农场,谭文丽听了简直是举双手赞成,让木子去看了胡家人,然后顺便去看望一下傅嘉美。并且还准备了一堆吃的用的说是给傅嘉美。甚至说着说着,想自己跟着去了。

    但奈何谭文丽身体没有太好,受不了寒,这一路奔波傅飞云不同意。最后,因为给傅嘉美准备东西太多,木子那不完,傅嘉澍一主动请缨帮当“苦力”为由也跟着去小胡村了。

    两人的票是傅开际买的,卧铺,比起傅嘉美那些知青统一坐硬座,已经还算挺好的了。从上车后傅嘉澍就欣喜地玩游戏机,让一同坐车的年轻人十分羡慕。

    从坐火车到汽车,到达县里的时候两人都筋疲力尽,原本想躲着家里人尽情玩游戏机的傅嘉澍动都不想动弹一下了!

    木子直接打了三天的宾馆,然后去处理自己帮胡家找工作的事情,这有钱并且有鬼帮助,办起事来还是十分容易的。在第二天就成功地给大哥和二姐争取到了工作,然后第三天又去捉了几只在县城的恶鬼油炸当储藏食物。

    “你终于回来了!这两天你每天早出晚归干什么?!”傅嘉澍蹲在木子放到房间门口一边等着一边打游戏。

    傅嘉澍在休息了一天后,疲劳劲儿也没有了,本来想找木子的,但是每次去她的住的房间找她都不在。这次只有待在门口等她回来。

    木子道,“办点事儿。”

    “办什么事儿?那放粮票的包在你房间里,我身上就几张粮票了,昨天吃完了,今天饭都没的吃!差点饿死了!”傅嘉澍抱怨道。

    “是吗?!”木子也没注意这事儿,她打开房间门,把放粮票的包给他,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小贴的钱给他,“补偿你的。”

    “谢谢二姐。你真的是我的亲二姐!”傅嘉澍高兴地道。

    虽然之前因为傅嘉美的事儿,他心里有些怨这个二姐,但是站在中立的角度,这下乡的事儿也不能赖在二姐身上。

    在没了偏见,他瞬间就喜欢什么事情都用钱和礼物来打发他的二姐!从坐火车开始就让他跑腿倒水

    什么的开始,打发他的钱他都存了小小小的金库了!这一趟简直是没白来!

    “那什么时候去小胡村里?”傅嘉澍现在虽然饿也很高兴地询问道。

    “现在就去吧,去住一晚上,明儿找一辆车,咱们就去傅嘉美哪儿。”木子道。

    傅嘉澍有些疑惑地看着木子,“你特意来这里住几天宾馆,然后去小胡村住一晚就走?”

    “不然呢?你想在小胡村多住几天我也无所谓。”木子道。

    她帮助胡家只是为了原主偿还一下胡家的养育之恩,她本来就和胡家没啥感情,初次见面还要装很思念也不自在。

    这工作的事儿都给解决了回去告诉他们一声,然后隐约地给胡三哥透露很快会恢复高考的事情,让他好好努力学习,她帮原主报恩的事儿也算完成的七七八八了。

    ~

    晚上到达胡家的时候,胡家又捉鱼又杀鸡有买肉,准备了十分丰富的晚饭菜等待两人。结了婚的胡二姐也特意回娘家来。

    虽然有原主的记忆,但是和第一次见面的胡家人亲近,还是有些不习惯。

    给傅嘉美的东西都放在宾馆,手里提的一些给胡家的礼物。因为提给傅嘉美的东西太多,也没办法给胡家的没有多少东西。

    傅嘉澍也不是一个腼腆的人,甚至比木子还自在。

    胡家大嫂看到了几小包东西,脸色没多好,家里又把鸡杀了,有捉鱼买肉,结果等来就这点东西!

    胡家大嫂一边板着脸一边还想瞧瞧是什么东西,最后被胡母发现了先一步把东西放起来了。还背着呵斥她的行为。最后她心情不好地直接故意说家里为了招待她把母鸡都杀了,以后她的孩子出生连鸡蛋都没得吃之类的话。

    胡大哥见她说着膈应的话,没等胡母呵斥,直接骂了她一顿,胡大嫂这才安静吃饭。

    因为胡大嫂的话,现场气氛瞬间陷入了安静,胡二姐直接提及自己的事儿缓和一下气氛,“妈,对了,村里小学的张老师要去随军,学校空出一个位置,我家大壮说看能不能把这个老师名额给我争取下来。”

    胡母听了下意识道,“你婆家的妹妹不是高中毕业,学历比你高!她没意见?”

    “是我和大壮花钱去托关系,咋能把事儿办成就给他妹占便宜的理?!”胡二姐道。

    “话是这样说,你是新媳妇到时候跟婆家说的时候,注意别把关系弄僵了。”胡父道。

    “知道了。”胡二姐随口回答道。

    木子吃了一口鱼肉,对胡二姐道,“二姐,我在镇上给你找了一个工作,在供销社上班。已经打好关

    系了,你不用再去找那张老师了。”

    “啥?!”胡二姐听了不敢相信。

    不止胡家人不敢相信,傅嘉澍也不敢相信,他这二姐什么时候弄的工作?!

    “就镇上的供销社,供销社油水多,你进去后,以后家里买个什么都要方便又便宜。”木子道。

    “四妹儿,你说的真的假的?”胡二姐不敢相信。

    木子道,“自然是真的。”

    “供销社?!那不就是吃国家饭的城里人?!”胡父都顾不得吃饭了。十分的激动。

    胡大嫂听了止不住的嫉妒,“四妹儿,你这帮找工作也应该先帮大哥家啊,我们才是以后给爹娘养老送终的,二妹儿现在都是别人家的了。不能因为你从小和二妹儿好,就把这好机会给二妹儿了吧?!要不这工作让我去做。”

    胡大哥在桌下踢了胡大嫂一脚,“你一天书都没读过,去什么去?!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供销社又不是学校教书。我怎么不能去了?”胡大嫂反驳道。

    胡母道,“你现在怀着孕做什么工作!”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