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这几天,郁知秋虽然没有去上班, 但是忙于工作的他几乎没有离开过书房。

    除了带郁里去了一次游乐场, 以及去郁千夏那里之外, 再也没有迈出过家门一步。

    窗外大雪纷飞,过年的首都变得越来越寒冷,大雪覆盖完全成了一个冰雪国度。

    洋娃娃严令禁止郁里出去,他只好抱着洋娃娃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飘过的雪花。

    “艾莉,好多好多雪啊……”白皙指尖放在玻璃上, 轻轻描绘着雪花的形状。

    男孩在窗户前坐了很久, 本以为就这样度过一天, 但这天却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那是谁?”他看见门口有人在争执。

    “他说……是先生的叔父。”女佣说道。

    郁里看见大雪纷飞的门外, 高瘦的中年男人穿着羽绒服, 牵着裹成粽子的小男孩,他似乎在跟门卫争执着,那动作看起来有些激烈。

    “让他们进来吧。”

    高瘦的中年男人带着胖小子进来, 一进门就逮着郁里问, “你就是知秋的儿子?”

    郁天擎打量着眼前漂亮的男孩,男孩正抱着洋娃娃坐在沙发上, 看起来十分乖巧的样子。

    这孩子的母亲是个外国女人,所以眼睛和头发颜色比较浅,皮肤白得跟抹了粉的小姑娘似的,栗色的头发打着卷儿,睁着无辜的水眸看着他们。

    “你爸爸在哪里。”中年男人语气有些强势, 问着坐在沙发上的男孩,“嘁,不会听国语?”

    站在男孩身旁的女佣皱眉,但是想到中年男人自报的身份,只好去书房通报郁知秋。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他。”得知郁知秋在书房,中年男人说道,“小衡,你在这里玩会儿。”

    “好的,爸爸。”小胖子点头说道。

    很快,女佣跟中年男人一起走远了。

    没有大人跟在身边的小胖子,转身打量起面前的男孩,眼里露出一丝丝鄙夷。

    “小洋鬼子,听不懂国语吧。”

    他听说这男孩几个月前才被带回来,看见男孩没有反应,更加确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爸爸说外国人都是吃生肉长大的,你是不是也吃那种东西,你们就是一群野蛮人。”

    郁衡仗着对方听不懂,不遗余力地骂了一遍,但是慢慢觉得没意思了,打量起这栋别墅来。

    这栋豪华别墅很多年前建成的,是郁家多年来的主宅,郁家一直以来住在这里。

    只有郁知秋这一代断层,因为他曾经出国留学在外发展,直到近两年才回来住。

    而他的儿子,更是最近才接回国。

    郁衡看着头顶的水晶吊灯,光是这盏灯就比他们家大多了,金碧辉煌散发着古老气息,拥有年代感的式样设计,到现在还符合人们的审美。

    “本来我也该住在这里的。”小胖子微微瘪嘴,接着像在自己家里似的转悠起来。

    他毫不顾忌地到处看着,而且还走上了二楼,能打开的房间几乎都被他开了一遍。

    “你跟着我干嘛?”郁衡回过头,发现男孩悄无声息地站在他身后,怀里还抱着那个洋娃娃。

    “别进去。”男孩总算说话了。

    “原来你会讲国语?那刚才装什么哑巴。”

    小胖子顿时不高兴了,想起自己刚才骂人家的话有些尴尬,但是他依旧理直气壮。

    “别进去。”男孩继续说道。

    “什么别进去,难不成这房间里有宝贝。”郁衡脸上表情有些贪婪,想起爸爸出门前跟他说过的话,小孩子拿点东西不会被说的。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房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郁知秋正在翻看文件的时候,门口传来女佣阻拦的声音,接着书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别来无恙啊,知秋。”

    中年男人直接走了进来,也不管经不经过同意,仿佛他才是这栋别墅的主人。

    “过年怎么都不去看看叔父。”

    郁知秋看向进门的男人,英气的眉毛微不可察地皱了皱,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

    郁天擎,是郁家的养子。

    当年郁老爷子十分迷信,听信道士谗言说郁家气数将尽,要收养个孩子才能保佑顺遂,所以后来就收养了一个男婴,这个男婴就是郁天擎。

    但早在老爷子死后,他们已经不来往。

    他的父亲因为看不惯这个养子的恶劣人品,很多年前就将郁家的财产分割,从此双方不相往来,叔侄这层关系早就名存实亡。

    “你怎么会来。”

    “叔父过来自然是有事的。”

    其实郁天擎对于这个侄子,心里也有些害怕的,因为外界传闻,郁知秋跟他父亲一样是个狠角色,可是现在除了过来求助,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中年男人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他象征性地问候了下,接着叹了口气道,“叔父倒是过得不太好,最近两年经济不景气生意实在难做啊……”

    “不过近期叔父搞了个投资,这个项目前景非常好,做好了一定很挣钱的。

    “是吗,那祝贺叔父了。”

    “只是……”郁天擎顿了下又说道,“这段时间手头上的钱不太够,可能需要一些外力帮助……”

    他意有所指地看着郁知秋,但是对方并没有看他,已经低头继续阅览手里的文件。

    郁天擎有些急了,什么狗屁暗示再也管不着,直接说了出来,“我想跟你借些钱。”

    这回男人总算抬眼看他,那双深邃的眼眸就像无尽的深渊,根本让人看不透。

    “多少。”他淡淡地问道。

    郁天擎一听有戏,迫不及待地说道:“一千万……不对,有八百万就够了。”

    “只要有了八百万,一定能够把这个项目做好,一年内我就可以把钱全部还给你。”

    郁知秋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他没有错过男人眼中的贪婪,很显然这个人在撒谎。

    对于郁天擎这位叔父,他脑海里的印象是好赌酗酒、风流成性,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

    年轻时期的郁天擎,曾经玩过不少女人,一直浪到中年,才安稳下来生了个儿子。

    没等中年男人听到答复,忽然外面传来儿子的惨叫声,他赶紧跑出去查看情况。

    在二楼某个房间的门口,只见小胖子失魂落魄坐在地板上,一滩黄色液体从他身下渗出。

    “有有有……好多……”

    小胖子吓得脸色苍白,颤抖的手指着房间里面,“有蛇,爸爸,好多蛇……”

    郁天擎走过去看了眼房间,只一眼就连他也头皮发麻起来,因为整个房间都是蛇。

    不同品种的蛇色彩各异,分别被关在大大小小的笼子里面,颜色真的好看极了。

    但即使颜色再漂亮,也让人喜欢不起来。

    “知秋,这是怎么回事。”

    郁天擎有些丢人地拉起小胖子,扑鼻而来的尿骚味,就连旁边的女佣都捂住了鼻子。

    “你这里怎么会养这种东西。”

    “这些蛇都很可爱的……”抱着洋娃娃的男孩说道,但是他的话很快就被打断。

    “我现在没有跟你说话。”

    “叔父,请回吧。”

    郁知秋十分冷淡地开口,落在中年男人身上的眼神很不悦,不着痕迹站到男孩面前。

    “那,刚才说的事情……”

    “叔父,你应该没有失忆才对。”男人缓缓说道,“当年你是怎么对父亲说的。”

    当年,财产分割的场面郁知秋还清楚记得,虽然那时候的他年纪不大,但不代表什么事情都不懂,尤其是在某些方面他的记忆向来很好。

    “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他的父亲看不惯养弟的恶劣人品行径,虽然爷爷把大部分财产留给父亲,父亲依旧主动拿出来平均分割,为的就是不想再跟这个人扯上关系。

    而这个男人喜滋滋拿了钱,从此以后再也没打扰过他们,双方一直形同陌路直到今天。

    还记得当初他曾说过,以后再也不会问郁家拿一分钱,这些钱够他花一辈子的了。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现在又来了。

    “知秋,非得说那些吗?”郁天擎没想到男人会提起过去,“以前那些事都过去了。”

    “但是,效力还没有过去。”

    “郁知秋,你——”郁天擎的脸都黑了。

    “爸爸,呜呜呜……”小胖子害怕地哭着,难闻的尿骚味熏得让人头昏脑涨。

    “哭什么哭,就知道哭。”

    “可是我好害怕,呜呜呜,哇啊啊啊……”

    男人不骂还好,一骂男孩哭得震耳欲聋。

    郁天擎不想再继续丢人下去,咬牙切齿地哼了一声,只好拉着小胖子离开了。

    郁知秋看着地上的尿渍,英气眉毛再次紧紧皱了起来,冷声说道,“记得联系人过来清洁消毒,下次,别再随便放人进来。”

    “是。”女佣赶紧应道。

    郁知秋吩咐完看向郁里,见他抱着洋娃娃站在原地,静静盯着自己没有说话。

    “吓到你了吗。”

    男人回想着自己刚才的态度,自己似乎态度有些强硬,不知道有没有吓到男孩。

    闻言,男孩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场景不合适,他怀里的洋娃娃都想直接翻白眼了,这哪里是他被吓到,分明是他把人家给吓得够呛好不好,幸亏那对父子已经离开了,不然听到估计会被气死吧。

    郁知秋回去继续工作后,郁里也抱着洋娃娃回到房间,回到房间他立即洗了个澡。

    男孩出来时皮肤红红的,看来又狠狠搓了一遍,明明他根本没有碰到脏东西。

    齐莉不由得轻叹,这洁癖真的很严重啊!

    “郁里,你又把人给吓着了。”齐莉有些头疼地说道,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好像到家里来的小孩没一个能正常离开的,不是被蜘蛛和蛇吓到,就是无辜被掐喉。

    说起来,还是郁千夏儿子最幸运,虽然无缘无故背了个黑锅,但好歹什么事都没有。

    “郁里不是故意的。”男孩抱起洋娃娃,委屈地说道,“我已经提醒过他了。”

    齐莉很是无奈,那样的提醒怎么会有作用呢,分明让人更加好奇里面有什么吧?

    等等,她应该在意的重点难道不是那一屋子蛇吗?那些蛇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什么时候养蛇的?”

    “艾莉不记得了吗,郁里在Y国的时候养的,它们可漂亮了,跟卡斯一样可爱。”

    五彩缤纷的蛇就跟彩虹一样,软软的冬天喜欢盘起来睡懒觉,憨态可掬的模样十分可爱。

    “可爱”到让人想要流泪。

    齐莉怎么都想不到男孩这么猛,连蛇他都敢养,怎么这孩子喜欢的生物都如此独特。

    “你该不会还养了蜥蜴?”

    “蜥蜴在旁边的房间里,艾莉想要去看吗?”男孩说着似乎马上就要起身。

    “不不不,我拒绝。”齐莉欲哭无泪。

    她不过是随便猜一下而已,没想到真的会有这种东西,一想到自己跟这么多的冷血昆虫动物住在一起,忽然感觉心里面拔凉拔凉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有味道的章节,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顾明月:啊啊啊啊啊啊……

    郁小胖:啊啊啊啊啊啊……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张睡不着、温、芝麻熊、宓Q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北北 15瓶;夏天不吃瓜 10瓶;最美的人、麻烦叫我陈同学、尸山舞忧、___.琪  。 5瓶;周包子、樱花 2瓶;24507397、36433775、如果,我说如果、唯念清风秋月白、人生不过数十年、雨雪霏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