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苏好懵了五秒钟, 一把捂住被徐冽敲过的额头, 扯着嗓子骂:“你大爷的!你居然用碰过王八的手碰我!”然后一边嫌弃地用手擦拭额头, 一边起身奔了出去。

    跑进女厕所, 苏好脚步倏地一停, 背靠阴凉的白瓷墙深吸一口气, 捂额头的手也挪到了脸颊。

    好烫。

    徐冽是不是敲到了她的命门。

    刚才热潮一瞬间上涌,直觉脸就要红,她赶紧找了个洗脸的借口匆匆跑了出来。

    苏好靠着墙发了几分钟呆,听见有别班女生说笑着靠近厕所,若无其事地直起身, 走到盥洗台前打开水龙头。

    沁凉的水一路流淌过掌心和指尖,她低下头,闭起眼,用清水打湿脸颊, 慢慢冷静下来,然后擦干脸走回教室。

    教室里已经陆续回来了几拨同学。

    苏好远远看到徐冽在拿手逗龟,回到座位冷冷地说:“悠着点, 别瞎招惹人家, 巴西龟可是会咬人的。”

    听出她的意有所指,徐冽动作一顿, 拿湿纸巾擦了擦手,偏头似笑非笑地问:“是吗?”

    前边不知内情的郭照听见这话, 热心地转过头来科普:“是的是的, 是会咬人的, 尤其是在成年以后的发情期!徐同学你要当心点啊!”

    苏好:“……”

    徐冽轻轻眨了两下眼,恍然点头:“是这样。”

    苏好听不下去了,收拾东西站了起来。

    “苏姐你要去画室了啊?今天这么早就写完作业啦?”郭照惊讶地看着她。

    “知道今天星期几吗?”

    “星期一啊。”

    苏好拿笔敲敲郭照的脑袋,抱起夹了一堆速写作业的画册:“那一礼拜只有一个星期一,怎么能用来写作业?”

    “……”郭照点点头,“苏姐英明,不过刚刚劳委通知说今天换座位,一会儿搬课桌……”

    “我搬,”徐冽抬抬下巴,跟苏好说,“你去。”

    苏好满意地点点头,刚要走,被一句声色洪亮的“苏姐”叫住。

    讲台上,体育委员正用电脑制作Excel表格,统计四月运动会各项目的报名结果,一见她要走,立马箭步冲了过来。

    苏好停下来看着他。

    谢一舟到她面前一个急刹车,含恨道:“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竟然让我差点错过苏姐身上光彩的鲜艳。”

    苏好:“?”

    徐冽掀起一丝眼皮,看了看谢一舟。

    “十年如一日持之以恒画画的苏姐,一定拥有坚韧不拔,自强不息,锲而不舍,百折不挠的毅力!这份毅力注定会让苏姐攀上画坛的顶峰,”谢一舟先比了个上天的手势,又比了个入地的手势,“也注定能够让苏姐在校运会1500米长跑中大放异彩!”

    “……”

    语文考试作文都写不满八百字的人,为了凑运动会比赛项目的人头硬是磨出了一张媒婆的嘴。

    “学这么多成语也挺不容易。”苏好拍拍谢一舟的肩膀。

    “这不是生活所迫吗苏姐,女子1500米真没人敢报,我放眼全班,也就苏姐你有这个胆量和魄力了!”

    苏好叹了口气。

    都这么往她脸上贴金了,难道还能拒绝?那是不能了。

    但不妨碍她再拖个人下水。

    苏好指指徐冽,问谢一舟:“他报什么项目没?”

    谢一舟观察着苏好的表情:“他报了……什么项目没呢?”

    “……”

    徐冽抬头看苏好:“没报,怎么?”

    “都是一张桌上的人,你独善其身?”苏好挑了挑眉。

    谢一舟额头都快冒汗了。

    他只是觉得苏好看起来凶巴巴其实还蛮好说话,可没想碰徐冽这颗一看就很硬的钉子,况且男子项目已经上报得差不多了。

    高冷如冽,这下会不会把这账算到他头上……

    谢一舟还没设想到后果,却听徐冽平静地问了一句:“还剩什么项目?”

    “啊,”他迅速回神,“哥你想要什么项目就有什么项目!”

    徐冽想了想说:“跟高二女子1500米不冲突的吧。”

    苏好眼皮一抖。

    谢一舟:“……”老班还说徐冽和苏好无辜,他看这两人根本一点都不无辜!

    “那哥你等等。”谢一舟跑回讲台翻了翻项目手册,“除了跳远和投掷类项目,其他都不冲突,哥你报径赛绝对不会撞,1500米的时候全道都要清空。”

    “那就短跑。”

    “好嘞哥,那给你报个难度系数比较大,方便你发挥实力的200米!”谢一舟带着点讨好的意思,冲徐冽暗示地挤挤眼,“不过哥你要是短跑厉害,跳高肯定也没问题,要不附带一项跳高?画面感强,观赏性高,历届女生最喜欢看的项目,没有之一。”

    徐冽看了眼苏好。

    “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女……”苏好舌头打了个结,“我,又,不,喜,欢,看!”说完抱起画册,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教室。

    *

    苏好在画室待了一整个晚自修,第二天一早到教室,习惯性地往西北角走,到半路才记起换了座位。

    第四大组调到了第一大组,她和徐冽现在捱着南窗坐。

    四个大组轮流调换位置是每个月的常规操作,这第一大组正好是苏好最不喜欢的座位——

    靠近走廊和后门,附近人来人往,政教主任天天在窗边倒背着手来回巡逻,最先逮到的违规违纪对象就在这一块,还很容易被过路的同学当动物园里的动物观赏。

    这个念头刚起不久,早自修进行到一半,一阵熙熙攘攘的脚步声和人声从走廊传了过来。

    苏好往外一瞥,看到一群穿着红白色统一制服的学生排着队经过了窗边。

    看上去不是本校生。

    苏好从周围人的议论声里记了起来,昨天升旗仪式上老师宣布了一个消息,说今年轮到南中开设物理竞赛集训点,最近会有一拨来自五湖四海的高中生到校,在这里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学习,倡议大家友好对待这些集训生,要求所有同学在食堂、便利店等公共资源区域礼让他们。

    苏好给窗外这批学生贴了一个标签——高智商人群。

    与她无关的人群。

    不过跟她同桌倒是有那么点关系。

    窗外校长正和集训队老师有说有笑地介绍学校,苏好用手肘撞了下徐冽:“你怎么没参加这个集训?你不是物理很好,不去拿个奖?”

    徐冽偏头看她:“高一拿过了。”

    “……”当她没问。

    苏好无趣地打了个呵欠,刚要低下头去翻课本,忽然感觉到一道炙热的目光投落在了她和徐冽这里。

    她抬起一丝眼皮,看见集训生队尾有个梳着丸子头的女生正着急地望着她……或者是徐冽。

    眼看队伍开始往前行进,丸子头心急如焚地咬住了下唇,想叫谁又没法叫的样子。

    苏好确定自己记忆里没有这个女生。

    “窗外那个,认识你?”她瞥瞥徐冽。

    徐冽顺着她的目光朝外望去。

    丸子头立刻兴奋地朝他挥起了手,刚挥两下,被同行的同学拉了一把:“温安妮你干吗呢,快跟上呀!”

    丸子头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跟上了队伍。

    “……”苏好缓缓扭过头去看徐冽,眼色疑问。

    徐冽望着温安妮离开的方向皱了皱眉。

    “北城来的旧相识?”苏好瞟瞟他。

    徐冽摇摇头,低下头去翻单词本:“原来学校的,不熟。”

    *

    女人的第六感是不容小觑的。

    虽然还不是女人,但终究会成为女人的苏好认为自己这次绝对不会再闹“乌龙”。

    之前的“翘翘小仙女”和“网吧黑长直”都是误会,但这个叫温安妮的丸子头女生一定跟徐冽有三言两句说不清的牵扯。

    否则,面对学校里诸多女生示好时,一向面不改色,从容拒绝的徐冽,不会对这个丸子头皱起眉头。

    果不其然,中午,苏好刚从食堂回到教室坐下,就看到温安妮从集训生所在的实验楼跑到了他们这栋教学楼,叩响了她边上的窗户:“姐姐,坐你旁边的哥哥去了哪里?”

    “嗯?”苏好被这句哥哥听得耳朵一刺,瞥了温安妮一眼,“不知道,你打他手机啊。”

    “我不打扰他,”温安妮笑了笑,“就在这儿等等吧。”

    “多大点事,姐姐帮你打扰他。”苏好拿起自己的手机。

    “不用了,”温安妮摆摆手,“他一向怕麻烦,不喜欢别人催他。”

    “是吗?”苏好还是拨了徐冽的电话,等电话被接通,她眼睛看着温安妮,嘴里开门见山,“在哪?”

    对面徐冽答:“食堂,怎么?”

    “赶紧回教室。”

    苏好没说多的话,挂断电话,冲温安妮皮笑肉不笑地扯扯嘴角:“他在食堂,很快过来。”

    温安妮的脸色变了变,或许是因为感受到了苏好和徐冽的熟稔,也或许是因为感受到了苏好的敌意——她打电话的时候,压根没跟徐冽说有人找他。

    同是女生,很清楚这种讯号意味着什么。

    温安妮对苏好说了声“谢谢”,沉默地等了会儿,忽然问她:“姐姐你跟他很熟吗?”

    “一般吧。”

    “啊,也是,他才转来南中半学期不到,性格又很难接近,我要不是从小认识他,也不敢说跟他熟。”

    “这有什么不敢的?”苏好一脸诧异,“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啊!”

    “……”

    温安妮滞了滞,还想说什么,徐冽来了。

    出乎意料的快。

    徐冽在走廊上已经看到温安妮,还是先进教室问了一声苏好:“怎么了?”

    苏好对他这个脚程和反应似乎很满意,拧开一罐刚从便利店买的酸奶喝起来,指指窗边的人:“找你的。”

    “徐冽哥哥……”温安妮抹了抹不知什么时候泛红的眼角,含着哭腔朝徐冽走了过去。

    教室里包括苏好在内的几个人齐齐一抖。

    “找我做什么?”徐冽淡淡看着她。

    “就是想见你了呀,”温安妮眨眨眼,“自从你……”

    “外面说。”徐冽打断她,皱眉走出了教室。

    温安妮跟他到了走廊尽头的角落,吸吸鼻子继续说:“徐冽哥哥,你怎么一声招呼不打就休学了……我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拜托我爸妈打听,一直到最近才听说你在这里,我就努力争取到了集训名额过来见你……”

    徐冽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她:“然后?”

    温安妮噎了噎:“徐冽哥哥,自从你家里出事以后我都没好好吃饭睡觉,你看我,”她指指自己,“是不是比以前瘦了好大一圈。”

    徐冽看她一眼:“忘了。”

    “……”

    “徐冽哥哥,你不回北城了吗?”温安妮伸手去扯他衣袖。

    徐冽轻轻避开:“嗯。”

    “为什么啊?”她尴尬地收回手,“你回北城来吧,回了北城说不定我们家还能帮上你们家忙呢?”

    “帮什么忙?”徐冽的声调终于有了一丝起伏。

    看他好像感兴趣,温安妮赶紧接过这个话茬:“就资金什么的……”

    徐冽点点头:“北城伯格珠宝工作室。”

    “啊?”

    “我姐的工作室,如果要送钱,可以打过去。”

    “……”

    *

    苏好坐在教室,喝酸奶喝出了啤酒的架势,一边看着腕表上跳动的秒表,计算徐冽离开的时间。

    等徐冽回来,她摁停秒表,二话没问温安妮的事,直接把表盘递给他看。

    徐冽看了眼她腕表上的数字,7分24秒。

    他似乎理解了她的意思,解释道:“我还去了趟洗手间。”

    “那不管。”苏好耸耸肩。

    徐冽扬了扬眉梢:“那就算7分24秒。”

    “爽快。”苏好点点头。

    “你想怎么?”徐冽笑着看她。

    苏好直勾勾看着他:“我也想问哥哥要个7分24秒,行不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