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一个长发扎马尾的青年一拳头砸碎了地面, 烟尘四起,震荡开来,远处金色短剑如毒蛇一般从背后骤然刺出。

    然而扎马尾的青年却看都不看,反手一拍,掌心亮起黑光, 竟直接将那金色短剑打飞!

    但短剑被打飞, 短剑背后连着的锁链轻盈一抖, 另一把长剑却倏尔回刺,速度快的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扎马尾青年的胳膊上亮起黑色符文,全身如有活物附体, 龙形纹样游动之间,化为一头巨兽从肩膀上冲出, 一口咬住了回刺的长剑。

    咔嚓, 那巨兽牙口极好, 竟将长剑咬断了!

    但也到此为止了, 断裂的长剑化为无数金色符文,如雨一样散落消失, 不远处,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青年悄无声息地出现。

    他抬手一招, 一长一短两把利剑落入他手中。

    青年白袍散发, 眉目如画,笑起来温润如玉, 他笑着说:“音华, 你的拳头更狠了。”

    扎马尾的青年冷哼一声, 他□□着上身,身上绘满了各种各样的黑色符文,下身穿黑色裤子,腰间系红色腰带,双手缠着白色绷带,胸前挂着一串链子。

    此人正是天衍宗的半步化神修士,音华上人。

    他对面的白衣青年自然是和他势均力敌的浩煊上人。

    音华上人语气淡淡:“你们妙善门这次过火了。”

    若非妙善门暗中相帮,千柔夫人怎么可能会被邪修围住?若非绝尘上人被云清仙尊牵制,千柔夫人怎么可能会死?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想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吧?”音华上人的声音冷如冰寒,好像下一秒就会掉冰渣。

    “道理都懂啦,我也不赞成这件事的。”

    浩煊上人一脸无奈,风吹过他的脸颊,将他的发丝吹的四散张开,宛如无数电蛇,进入了虚幻的空中,继而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音华上人的拳头暗暗握紧,黑色的光晕隐隐爆发。

    浩煊上人说:“但这是一次机会,你们不是一直想知道云清前辈的目标吗?”

    音华上人一愣:“不是利用普通人的信仰之力修复渡尘舟吗?”

    浩煊上人轻轻笑起来:“是,也不是。”

    伴随着他的话语,四周空间出现了一道道彩色光线,宛如当初莱川山脉山腹中的众妙之门一样。

    “我选择这里当战场,你就没想过为什么吗?”浩煊上人的身体如幻影一样轻飘飘地消失。

    音华上人见状一拳打出,直接将转过来的彩线打崩,然而即便音华上人打穿了几道浅薄而细微的空间裂缝,却也让浩煊上人跑了。

    音华上人见状一哂,他从腰间取下一个牛角,他吸足灵力,猛地吹响牛角。

    刹那间,无数肉眼看不见的波澜疯狂向外扩展,这些音波的线在碰触到五彩的光线瞬间,发出了猛烈的碰撞和爆炸声。

    顿时噼里啪啦的爆炸声此起彼伏。

    原本已经通过众妙之门脱离战场的浩煊上人再一次被无形的音波之线拦住,他略有狼狈地从一个半空间脱出。

    出现的瞬间,眼前就是音华上人那硕大的拳头。

    砰——

    浩煊上人的脸被狠狠击中了。

    他的身体急速倒飞,不过他倒飞的速度远超音华上人预料,音华上人立刻反应过来,浩煊是利用他的冲击力跑路!

    音华上人身形一闪,一把轻柔的小剑出现在身下,虽然他主修的是体术,但身处于天衍宗这个剑修宗派中,他对剑道也略有涉猎,御剑飞行的技巧自然熟知于心。

    下一秒,音华上人就化为一道光,直追浩煊上人。

    然而在他即将追上浩煊上人的瞬间,一道黑色影子猛地出现在眼前:“此地不通哦~”

    这是一个娇俏而可爱的声音,带着一点魅惑之音,仿佛烂漫少女一样,突然出现在音华上人面前。

    音华上人并不惧怕此人,他认得这个声音,这是妙善门四长老之一文语蓉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音华上人心中燃起蓬勃怒火,为什么绝尘上人的道侣会离开天衍宗,不就是接到了文语蓉的邀请吗?

    事发之后文语蓉说自己根本没邀请千柔夫人出来,然后她就踪迹全无,妙善门以文语蓉失踪为由敷衍天衍宗,没想到文语蓉躲在这里!!

    上古天坑是两千年前天风大陆崩裂之前就存在的特殊古战场,这里的时空和灵力变化和外界不同,卜算之术容易失误,的确是最佳的躲避之地。

    以上种种思绪如电一般瞬息闪过,下一秒音华上人就猛地伸手去抓黑色影子。

    咔嚓,他抓住了,这是文语蓉的鞭子。

    紧接着文语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少女穿着玫红色长裙,漆黑如墨的长发挽成松散的发髻,上面缠着金环和铃铛,看上去妖媚而烂漫。

    “真是热情呢。”文语蓉娇笑道:“我可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拦你一下足够了。”

    “文语蓉,若非你有一半魔族血脉,千柔夫人怎么可能会对你青睐有加?”音华上人愤怒地说:“你欺骗她不说,还将她引入必死之地,今日既见到了你,你就别想活着离开!!”

    话音落下,音华上人全身上下灵力涌动,仿佛要沸腾起来一样。

    “啊呀,人家好害怕!”文语蓉猛地后退一步,脸上满是惊慌之色,同时手腕一抖,手心出现了一个小瓶子。

    “万一太过害怕,将瓶子里千柔姐姐的神魂丢了,那可怎么办呀?”

    文语蓉一字一句地说着,唇角的笑容宛如魔鬼的低语,让音华上人的动作一下子停顿了。

    音华上人死死盯着文语蓉手里的瓶子,他认出了那个东西,那是专门装残魂效果最好的金灵瓶。

    音华上人的怒气肉眼可见开始积蓄。

    “你们没找到吧?千柔姐姐的神魂。”文语蓉笑眯眯地说:“千柔姐姐身为元婴修士,即便死亡,神魂也有大概率机会逃脱?为什么没有逃走呢?因为被抓住了呀!”

    穿着玫红色长裙的女孩轻盈地跳来跳去,像是在音华上人的神经上起舞。

    “我可是好不容易保住姐姐的神魂,音华前辈,您可要感谢我哩。”

    音华上人开口,声音低沉沙哑:“文语蓉,你不愧是半个魔族,真是有他们的风格。”

    “世人皆说我是疯子,我的确是疯子呀~”文语蓉笑嘻嘻地说:“因这半身魔血,世人对我有偏见,可我偏要站在他们头顶,比他们强大,将那些说出污言秽语的人全都打杀掉。”

    “千柔姐姐对我这么好,我当然舍不得她死,所以我收了她的神魂,将来转世投胎,不就可以成为纯正的人族修士了吗?”

    文语蓉的语气非常认真,或者说她认为自己的做法是真的正确的,是为千柔夫人好的。

    “虽然百年后千柔姐姐重新踏入元婴之境,可能绝尘老匹夫已经陨落或者离开此界了,但这是好事呀!”

    “我们女修大多为情所困,这世上没有了狗男人,我们要自由畅快多哩。”

    “我一番拳拳心意,音华前辈,您可不要污蔑我,我可是深深爱着姐姐的呢。”

    音华上人听后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脚底升到心头。

    他深深地看着文语蓉:“你只是为你自己而已,你将自己的道投射到千柔夫人身上,她成功了,你就能心意圆满,她失败了,你也会完蛋。”

    “不愧是疯子。”

    将一身修为和境界尽付他人身上,饶是音华上人见多识广,也不由得为文语蓉的大胆而震惊。

    “……哈哈哈哈您不会真的信了吧?”文语蓉却露出惊讶之色,下一秒狂笑:“我只是想要拖延一点时间而已。”

    紧接着文语蓉猛地一用力,她手中的小瓶子落入了一道彩线之中。

    音华上人身如闪电,猛地冲入拿到妙善之门中。

    趁着这一闪的功夫,文语蓉化为一道粉色光团,骤然冲向另一个方向。

    音华上人抓住那个金色小瓶子,瓶子一入手,他就知道文语蓉没骗他,这里面的确有一丝千柔夫人的残魂。

    不过文语蓉用千柔夫人的残魂拖延时间,是为了让浩煊脱身吗?

    音华上人收起那个金色瓶子,他没搭理文语蓉,而是继续向着浩煊上人跑路的地方赶去。

    然后他猛地停下脚步,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一只花猫一样的大妖匍匐在地,鲜血四溅,似乎下一秒就会死了。

    但在看到对方的瞬间,音华上人全身发冷。

    他认识对方,或者说他从临阴城主那看过对方的影像,那是新任的玉京城主,一个有着初代城主血脉的花豹。

    音华上人立刻落在花豹身边,他急速道:“是纪城主吗?”

    音华上人试图救助对方,大花豹一爪子压住音华上人的手,她口吐人言:“去找白啸,玉京圣器被抢走了!”

    说完这句话,大花豹的气血就彻底化为虚无,一道灵光从中脱出,那是纪薇的神魂。

    小花豹对着音华上人做了个请求的姿势,然后不受控制地飞向了很远的地方。

    元婴修士陨落之际,若是有所准备,是可以找到机会转世的。

    然而这里是上古天坑之地,陨落在这里的修士数不胜数,天坑之地四周有无形的怨气和瘴气,在这里死亡的修士,神魂不会离去,而是会被天坑深处吸走,成为这片天坑之地的新怨灵。

    音华上人下意识地要去抓花豹的神魂,却抓了一空。

    他猛地反应过来,为什么文语蓉会用特殊的金灵瓶装千柔夫人的残魂,因为金灵瓶可以隔绝外部环境,保护瓶子里的残魂。

    如果要救玉京城主,必须倒出千柔夫人的残魂,将纪薇的神魂放进去。

    二选一,这个选择对音华上人来说并不难。

    最终,音华上人目送着纪薇的神魂消散,他收起了纪薇的妖身,神情肃然。

    原来如此,浩煊选择这里为战场,是为了抢夺玉京圣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