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要设计我 第79章 Chapter 7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hapter 79

    后面的事进展很快。

    因为“开阳小区”的工程质量事故死亡人数超过三十人, 很快就引起历城的高度重视,立为重点项目,成立专案小组调查。

    从初期质量事故实况资料调查,到合同调查,技术文件和档案调查, 到后面事故现场调查, 事故原因分析, 事故善后处理,事故的处理方案等等。

    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媒体已有风声露出, 将矛头指向施工方丁荃等人。

    这里面牵扯不少行内内幕,此后数日就像是连续剧剪辑一样, 抽丝剥茧的一点点披露出来, 从挂靠合同, 到工程款, 到建材,再到施工方如何“鬼斧神工”, 偷工减料等等。

    行外人看了,真是心惊肉跳。

    行内人也是议论纷纷。

    有人说, 这个丁荃胆子真是太肥了, 之前就把自己的公司“立阳”玩砸了,资质搞没了, 现在挂靠别家, 却比之前更肆无忌惮, 这么多人命搭进去,她还有前科,这回肯定要坐几年牢。

    有人说,在外面收到风声,听说丁荃还想多拉几个人下水,陪他一块儿死,她被警方刑拘之后,在里面乱咬人。

    警方为了调查清楚,就只能找相关人等回来协助调查,那些被她咬住的人现在一个个都恨死她了!

    有人就问了,丁荃咬了什么,明明是她的手下人做事手黑,凭什么咬别人?

    有人答,还能因为什么,肯定是知道自己逃不掉了,能多牵扯一个是一个,不能就她一个人坐牢。

    听说她把监理、监工、地探、设计、建材,从上到下都咬了一遍,到后来整个人语无伦次,胡说八道,没有一句话是真的。

    不日,业内又传出风声。

    因为此事在网上热议,引起很多圈外网友关注,便有听到风声的业内人士匿名发帖,说丁荃咬了一串人出来,是她觉得这事“法不责众”,只有把牵扯范围变大了,历城上头为了顾及本市形象,才会把这事低调处理。

    网友们展开讨论,骂谁的都有,从设计到施工,全都问候了一遍。

    再往后,又有“知情人士”透露,说丁荃还曾经想改变这次事故的性质,说要把“特别重大工程质量事故”,辩解成“特别重大安全事故”。

    这两个词在定性和后面处理上有着本质区别,前者可能会牵扯到工程立项、设计、地探、施工、监理、验收等许多环节,但后者牵扯的主要就是施工、监理工程师和安全监管部门。

    毕竟工程质量的原因很多元,哪里都有可能出问题,但工程安全基本就是施工操作时,因为指导监督不力,或者工人不小心,而导致伤亡事故。

    有人说,事发当日,现场有好几个部门的人都在,包括监理、监工、甲方、施工方,这些人刚好就在工地会议室内,就工程质量的问题在开会。

    后来丁荃就想,干脆就谎称说那天有一个关键环节需要操作,所以这些人才去现场监督,结果不慎出事,这才引起三十多人伤亡。

    丁荃的说辞,自然不会被采纳,她根本无法自圆其说,逻辑上有很大漏洞,不过就是狗急跳墙,胡乱攀咬。

    后来这事夏天晴还问过丰晓晖的意见,丰晓晖解释说,如果是事故规格来看,质量事故比较严重,一旦到了重大和特别重大的级别,那就要直接上报□□了。

    但如果是安全事故,则是逐级上报。

    丰晓晖猜测,可能是丁荃问过人,想把事故的规格拉下来,令这件事不要闹得太大,而且当天有很多人在现场,如果侥幸定为安全事故,规格虽然下来了,就这个案子而言,牵扯的人却反而更多。

    总之,因为此事的伤亡数字过高,网上又有媒体在炒作,专案小组的调查速度也快速起来。

    但专案小组的调查,一般不会将正式文件对外透露,当确定图纸没有问题时,只有一点风声在业内露出。

    两天后,网上就有新消息放出来,说此事经过初期调查,已经证实和设计无关,图纸合乎标准规格,施工方却异想天开,觉得自己比设计方牛逼,想怎么改就怎么改。

    网友们又跟风骂了一天。

    这些风声直接引导了业内的舆论,很多人,尤其是做设计的纷纷站出来打抱不平,大吐苦水。

    毕竟设计一向是产业链中的弱势群体,结构念四年,建筑念五年,出来给人当孙子,遇到不懂装懂的施工方说话还要客客气气,遇到自以为牛逼的老师傅,想怎么改图就怎么改图,设计们早就有一肚子的牢骚了。

    到底我是设计,还是你是设计,要真这么容易,我们干嘛还搭进去四、五年的时间念专业,出来干嘛还考证这么吃力不讨好?

    这事到了夏天晴这里,其实只要设计不被牵扯在内,风声放出去,引起了业内的反响,大家心知肚明,不再避之唯恐不及,这后面的事也就轮不到她再操心了。

    专案小组已经展开调查,这事惊动了社会,上达□□,自有国家来裁断。

    夏天晴现在要头疼的是,这前后一个多星期的时间,Sunlight一分进账都没有,每天都在花钱,尤其是前面几天情况还不明朗时,所有员工都饱受外界非议,大家却又无法克制自己不上网去看消息。

    那些不明真相的网友们,有很大一部分人都在骂设计师,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在业内,很少有设计会出事,除非不正规,事故的多发地段都在施工上。

    现在真相已经大白,网友们又纷纷调转枪头,攻击施工方野蛮操作,嘴皮子动一动,说辞改的倒是很快。

    ……

    转眼过了一周。

    夏天晴接到了“出差”回来的陈宋的电话,陈宋的语气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态度热络的跟她商量后面的合作环节。

    夏天晴却是吃一堑长一智,委婉又明白的告诉陈宋,还是先把设计图的合同对一对,再往下进行设计。

    陈宋说:“哎,夏总,你还信不过我吗?你放心吧,设计先做着,合同也同期对着,只要过完流程,就立马签约,该给的定金保准一分不差。”

    夏天晴笑了笑,语气虽然柔和,态度却比之前一个星期强势了几分:“陈经理,我哪里是不信任呢?正是因为信任你,感谢您给我Sunlight生意做,所以我才本着对您认真负责的态度,多替你方着想。有合同在,万一将来设计图出了什么事,你们拿着合同和图纸,有理有据,可以走法律程序。可如果合同迟迟不签,将来要是设计上有问题,你就不怕我们不认账吗?”

    陈宋一愣,倒没想到几天没联系,夏天晴转变这样大。

    夏天晴跟着说:“陈经理,你可不知道,经过丁荃抹黑Sunlight的事,我可是吃到教训了。幸好我一向在图纸上严格要求,才没有让丁荃钻了空子。这也直接证明了我以往的工作要求是对的,每一步都要严谨,谈合作一定要按照规矩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只要大家都本本分分,不出圈,这工程又怎么会出事呢,你说是吧?”

    陈宋顿时被夏天晴堵得接不上话,说“对”,那就先走合同,说“不对”,那就等于告诉夏天晴,他不想按照规矩来。

    陈宋好歹也是个甲方,给乙方受气是他的日常,什么时候反过来被乙方拿捏过?

    可他心里就是再不爽,面上也不敢露出来,更不敢在这个节骨眼轻易得罪夏天晴。

    这要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一个缘故。

    这几天,业内的确都在传,说夏天晴是被丁荃泼了脏水冤枉的,但是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个风声散播出来。

    听说,丁荃的事在网上传的这么快,这主要还是夏天晴的手笔。

    不少人诧异,表示不信,还有和夏天晴打过交道的人说,这根本不像是她的风格。

    但也有人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因为这事,夏天晴的新公司也被连累了。

    以前她只是个小设计师,对付不了丁荃这种人,可她现在是公司老板,肩负好多人的生计问题,背后又有江堰和林季阳诚邀,她放出去的风也是事实,还怕丁荃干什么?

    这里面还有人说,这阵子和夏天晴照过面,还闲聊了几句,看她气色不错,气场很稳,好像全然没有被这事影响的样子。

    但如今回想起来,她那样的表现倒不像是装出来的,好像真的胸有丘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现在的夏天晴和往日也不可同日而语,俨然一副女强人的架势,恐怕再过两年,都要把尚欣比下去了。

    再者,听说前阵子夏天晴和江堰一起出入会所,还和宋可卿、王怀闵照了面。

    这四个人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凑到一起?你品,你细品。

    大家都知道王怀闵借用资质给丁荃,丁荃前脚出事,王怀闵后脚就见到了江堰和夏天晴,这里面的原因,肯定不会是江堰要把项目给他做,多半是为了夏天晴。

    那么,夏天晴见到王怀闵会问什么?

    这下所有事情都串联起来了,心眼多的一下子就想明白利害关系。

    等到这些风声传到陈宋耳朵里,他自然连滚带爬的跑来继续谈合作的事,还怕自己来晚了,夏天晴已经接了别的项目。

    说白了,陈宋当初找夏天晴,那是奔着陆明洋的介绍和林季阳的关系,算是借夏天晴跟着两人示好,后来因为丁荃的事,他以“出差”为名暂避风头,现在一看夏天晴这么快就从泥沼中挣脱出来,除了震惊之外,也有几分佩服她的手段。

    加上这一通电话,就合同问题沟通了两句,陈宋顿时觉得,以前的夏天晴分明就是扮猪吃老虎,真到关键地方,她才露出寸步不让的一面。

    ……

    到了下午,夏天晴让法务去联系陈宋方面的人,先把合同流程走上。

    法务联系之后告诉夏天晴,人已经找到了,合同模板也收到了,接下来几天就是对合同条款。

    与此同时,萧绮的合同初版也已出炉,并将合同发给萧绮方的律师。

    连续一个星期的提心吊胆,每天过得都不踏实,直到今天才舒了一口气。

    夏天晴的心情却没有因此而放松,反而经过此事,心里感悟颇深。

    在任何行业里,人的惯性都是欺软怕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手段,而且每个人的双手都拿这两件东西,一手是石头,一手是刀剑,遇到敌人,举起刀剑自卫,遇到同行落井,就把石头扔下去。

    她看看自己的手,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会举起石头,可能会发生在将来,也可能永远都不会,但她知道,手里的刀剑一定要锋利。

    临下班时,夏天晴左思右想,还是给陆明洋发了微信。

    她知道近日陆明洋忙的连喝水时间都没有,她本不该在这时候说的,但有些事又怕说的晚了,或是从他人口中透露给他,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夏天晴措了措辞,这样写道:“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一声,其实我私下里有找过媒体放风。不过,我没提甲方任何事,让媒体把矛头只指向施工方。我的公司因为丁荃泼脏水,业务上受到连累,我也是想尽快摆脱她。只是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给项目造成其他影响。”

    几分钟后,陆明洋回复了语音,他的声音很是疲倦:“其实我猜到了。不过就算你不找,这事也躲不开媒体,闹得太大,已经被抓了典型,盖是盖不住的。你找了媒体,提醒了风向,其实也算帮了我的忙,要不然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天马行空,令大众以为是甲方开发的问题。至于影响,只能等风声渐渐淡了,再过一年再看。”

    夏天晴跟着问:“这会不会影响‘开阳小区’的销售情况?”

    陆明洋说:“说实话,已经影响了。不过这不是因为媒体报道,而是这次的事故实在太大。现在这些事我们内部正在想对策处理,除了修复工作要做到位之外,后面还要给这个项目换一个名字。你也知道,搞建筑的都很信风水,这名字不好,和丁荃的公司‘立阳’都有个阳字,这个字和历城犯冲,我们打算换个名字,重新包装,等到明年再做宣传,投入市场。”

    原本是今年之内就可以开始销售的楼盘,因为事故就要拖到明年,但这已经很快了。

    现在有不少烂尾楼放了好几年都没下文,有些地方的民众不明真相,看到售楼价很低,心里一喜,以为捡到了大便宜,等到付款之后才发现上了当。

    夏天晴又安慰了陆明洋几句,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她能帮上忙的很有限。

    反倒是陆明洋告诉她说:“对了,包装方面,我们公司内部讨论过,打算给建筑申请个奖项。现在虽然施工有问题,但是就建筑设计来说,江堰的图纸确实出类拔萃。”

    夏天晴有些意外:“那我转告给他,还要多谢你了。”

    陆明洋:“谢什么。好了,我先去忙了,有进一步消息再联系。”

    夏天晴:“好。”

    ……

    下班后,夏天晴在回家路上接到江堰的微信,说是有应酬,要晚点回家。

    夏天晴也没多说什么,只嘱咐他少喝酒。

    江堰反过来问,晚上要不要在他这里睡,还说应酬的饭都不好吃,他肯定吃不饱,打算留着肚子回家吃宵夜。

    夏天晴想了想,也好,回到家换了身便服,便到小区外不远的进口超市逛了一圈。

    这个时间超市里人还不算多,大部分附近居民都还在回家的路上,或是加班中。

    夏天晴一个人逛的很随意,边走边看,东挑西拣。

    期间萧绮和宋可卿都来过微信。

    萧绮说,这礼拜就让公司的小助理上门,把她和江堰的尺寸量好,她上次提议为两人定制服装的事已经在公司通过,这就要准备起来了。

    宋可卿也很直接,她把他们公司的介绍PPT发给了夏天晴,还把过去三年间做过的EPC项目书一并发了简章,让夏天晴心里有个数,并且预定了Sunlight下一个合作机会,一定要给她。

    EPC工程总承包合作模式在这几年是大热,国家也在推行,这种合作模式也打破了传统三方的合作格局。

    用大白话说,就是施工承包商挑头做项目,找设计签署合同,从前期开始就是施工方和设计一起磨合、交流,可以避免和有效解决后面可能会遇到的种种施工问题,这种方式最适合那种边设计边施工的项目。

    反过来说,因为是施工方牵头来做,那么施工方就成了主导,在EPC里取代了甲方爸爸的位置,设计费自然也是施工方来支付,一旦出现问题,施工方要承担的责任会比传统模式更大更多,业主对项目的监控力度也会降低。

    所以要做好EPC模式,承包商就一定要靠谱,认真负责。

    夏天晴以前也听说过宋可卿的公司做的很有一套,她是施工二代,父亲是做传统施工起家的,后来公司转到了她手里,才渐渐接触到EPC。

    上次和宋可卿打过交道后,夏天晴也看出来,此人反应很快,脑子很活,很擅长观察人,审时度势游刃有余,自有一套手段,否则也不会在到处都是大佬粗的施工圈占据一席之地。

    至于EPC这块,夏天晴没接触过,但她有些好奇,也有些跃跃欲试,想着倒不如趁机试一试,也没必要把找上门的项目往外推。

    夏天晴考虑了两分钟,又把信息转给李胜轩,问他的意思,最主要是在短时间内前后接两个项目,会不会太辛苦。

    李胜轩那边一听,满口答应,还说其实EPC模式他也早想试试水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随即还跟夏天晴保证,一定尽心尽力。

    夏天晴便回复宋可卿说:“宋总,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这里简单和建筑沟通了一下,他很愿意接你们公司的项目,不过现在手头还有一个正在做,如果你们时间允许,咱们就定下一个月以后,如何?”

    宋可卿笑道:“一个月没问题的,我这里还有别的在主抓,这个暂时也不急,我也是怕夏总的第二个项目被其他人预订走,所以才提早问你。”

    显然Sunlight接了陈宋项目的事,已经不是秘密了,连宋可卿都知道。

    夏天晴又和宋可卿闲聊两句,等挂上电话,拿着推车里的菜和肉去结账,便拎着两袋子东西往家走。

    ……

    因为不确定江堰回来的时间,夏天晴就提前将食材处理出来,米饭焖好,等到江堰回来就可以直接炒菜。

    她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了会儿新闻,刷了刷手机,等处理完工作邮件,又有点闲得慌,就起来收拾屋子。

    因为连日来的忙碌,江堰和她都没时间打扫,江堰又不想请家政服务,屋里有些地方早就乱的不像样子。

    前半个小时,夏天晴把家具和地板快速清理了一遍,后面半个多小时,又整理了衣帽间,把脏衣服拿去洗,回过头来擦拭厨房,最后洗过手,又开始拾掇江堰的工作间。

    整栋房子里最乱的就是江堰的工作间,简直跟鸡窝一样。

    自从他成了甲方爸爸,这里就没时间打理,散落在外面的图纸堆满了工作台,有的还掉在地上,模型更是到处乱摆,更不要说那些建筑方面的图册和专业书了。

    夏天晴收拾起来也有些头疼,她完全不知道他之前的摆放习惯,只能按照自己的逻辑来收拾。

    但最起码,图纸还可以找纸筒装起来。

    夏天晴在一个柜子里翻到许多纸筒,有的外面贴了标签,示意里面装着什么图纸,有的空空如也。

    夏天晴看了一圈,就按照江堰这些标注习惯,把拾起来的图纸收进筒里,并在外面标注好里面的内容。

    只是刚收拾到一半,夏天晴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按理说,江堰的设计图应该都是建筑方面的,结构牵扯的东西应该很少。

    可江堰的纸筒里,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竟然标注着某某结构图纸。

    国内不比国外,国内的分工比较明确,建筑就是建筑,结构就是结构,但在国外,建筑师也都是结构师,两者都要懂,都要画。

    可即便是当时在巴塞罗那,江堰画的结构都不是很多。

    夏天晴一边想着,一边打开几个标注结构图的纸筒,摊开一看,才发现这些图纸的纸质有些老旧,而且泛黄,外面有一些磨损的痕迹。

    而图纸内容,笔触有力,结构布局十分老道,连她一个一级注册的结构师看了,都是自愧不如。

    画这些图的人,起码有三十年以上的经验。

    当然,这也只是夏天晴的粗略估计,她一张张仔细看着,不由的入了神,索性就在地板上坐下来,还用手机拍下一些细节,打算回去仔细研究。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又过了半个小时,夏天晴才反应过来,她沉迷这些太久了。

    她把心思收回来,又按照标签把图纸一张一张放回去,同时也注意到,在这些图纸的签字那里,都有同一个名字。

    ——江宇。

    夏天晴起初还在想,这个江宇应该是江堰的亲人。

    可她记得,江堰是独生子女,还生长在单亲家庭,他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好像也没听过他提起叔叔、伯伯一类的亲人。

    那么这个江宇,会不会就是江堰的父亲?

    夏天晴从没听他提起过父亲的名字,就连这个人都很少提到,只知道是出了意外去世。

    但现在看来,他父亲不仅是建筑业的前辈、行尊,更是结构方面的大拿。

    起码就这些图纸来说,他父亲的专业能力不一般。

    ……

    夏天晴心里划过一些问号,等把图纸收好,转而去收拾那些专业书时,她的思绪依然还无法摆脱那些疑问,时不时就把目光飘向那个柜子。

    等到大门那边响起开门声,夏天晴才醒了醒神,抬脚走出工作间。

    江堰一进门,就看到开放式小厨房的案台上摆放着处理好的肉和菜。

    他正在换鞋,见夏天晴从工作间出来,笑问:“打算做什么好吃的?”

    夏天晴走过来说:“炒两个菜,少放点肉,太晚了,别吃太撑。再做一个清汤,如何?”

    江堰还没洗手,先把嘴巴凑过来,在她唇上咬了一口:“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夏天晴笑着来到案台边,双手撑在台面上,看着他洗手擦手,很快就把白天发生的事和他念叨一边,从陈宋到萧绮,又从萧绮到宋可卿。

    江堰回过身来,扬了扬眉,说:“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做设计,防着这些甲方、施工方下套。”

    夏天晴应了一声,转而有些心不在焉。

    江堰见了,问:“怎么,是不是有什么事?”

    夏天晴犹豫了几秒,才说:“如果我告诉你,我刚才帮你收拾屋子,不小心翻了你的图纸,你……不会生气吧?”

    江堰:“怎么会?我要真有秘密不想让你看见,就找个保险柜锁起来好了。”

    夏天晴点点头,转而又道:“可我在里面,不仅看到了你的图纸,还看到了一些结构图……但我不是故意要看的,就是好奇。”

    江堰一顿,这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哦,那些也无所谓,你看就看了,要是想研究,待会儿吃了饭,你慢慢看。”

    夏天晴见他没在意,便笑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江堰提起父亲的时候不多,但正是因为太少了,他好像一直在回避这个话题似的,所以才令她总觉得,那是一个他不愿触碰的地带。

    或许,这和他父亲是意外去世的事有关。

    从这以后,两人几乎没有交谈。

    江堰去了工作间,等夏天晴将菜炒好,端上桌,江堰出来坐下,这才重新拾起话题。

    江堰:“晴晴,你是不是想问我,江宇是我什么人?”

    夏天晴一怔,随即点了下头:“嗯。”

    江堰笑了下:“是我父亲。”

    这和她猜的一样。

    夏天晴:“我以前很少听你提到,今天无意间翻到他的图纸,才发现原来你父亲是结构师,而且专业技术很厉害。我……也不知道该不该问。”

    按理说,有这样一个父亲应该是值得骄傲的,时常挂在嘴边才是。

    江堰喝了两口汤,隔了一会儿才淡淡道:“我很少提,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是出意外去世的,这事我跟你说过。那时候我还没出生,根本没机会见到他。”

    夏天晴恍然道:“抱歉,让你想起这些事。”

    江堰笑道:“也没什么,反正早晚也会告诉你。他生前是结构师,业内出名的老师傅,不过那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早被人忘记了。而且他出的那场意外,说起来也不太光彩,所以我从不对人说,连林季阳都不知道”

    不太光彩,连林季阳都不知道?

    这些用词令夏天晴心里发怔,她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该不该问,于是便在自己还没想清楚之前,说道:“那你……就先别说了。我也不想勾起你不好的回忆。”

    江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只道:“好,如果有一天你想知道了,我会告诉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