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第75章 努力当爹第七十五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宫妃们给念平帝下毒下到一半的时候, 他突然睁开了眼睛。

    “啊——!”当时正在倒药的妃子,没有一丁点的防备,就对上了这么一双眼睛,吓得当场失声尖叫,不仅扔掉了手中的粉末, 还在慌乱中后退了好几步。

    白色的粉末因此没有完全倒入念平帝被掰开的嘴里, 有一小部分还沾到了他黄色的衣领上。

    “你慌慌张张的做什么!”贤妃堪称在场所有宫妃里面心态最稳的, 不仅没有被念平帝的瞠目吓到,反而神色如常地上前训斥,她一边说, 一边坐在了念平帝身边,一点一点把衣领上的粉末都重新抹入了念平帝的嘴里, 十分细心, 细心到了有点瘆人的地步。

    小郑妃已经一副吓得快要晕厥过去的模样, 她就说今天诸事不顺, 不应该选今天的!

    贤妃却还有闲工夫给其他妃子科普:“真正的毒药,剂量是经过很严格的把控的, 多了会被御医查出来,少了有可能一时间毒不死他, 明白了吗?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刚刚被念平帝吓到的妃子, 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嘴巴,颤颤巍巍地指着念平帝道:“陛、陛下刚刚突然睁开了眼, 你没有意识到吗?”

    “我还以为什么事, 就这?”贤妃翻了一个不算优雅的白眼给小郑妃, 语气里充满了“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无奈,“我当然看到了,他其实一直都有意识,我只是不想吓到你们,才没有说。”

    “什么——?!”这回不只小郑妃,不少妃子都发出了质疑的声音。

    “给他下的蒙汗药,并不会让他真的昏过去,而是大脑很清醒,但四肢却没有办法行动。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更方便我们给他下毒。”贤妃给妃子们尽可能的简单解释了一下,“我希望陛下能在明白自己身处的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死亡。”

    大概这就是最毒妇人心吧,贤妃这样在心里想了一句。

    “他把我儿困在南宫三年,连一口肉都吃不上,我怎么可能让他轻轻松松地就这么死去?”

    经过贤妃提醒,生过皇子公主的妃子们,都再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她们怎么样无所谓,但念平帝千不该万不该动她们的孩子!

    其他没有孩子,只是因为怀过孕、流过产就被念平帝打入冷宫的妃嫔,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些害怕。特别是小郑妃,她再也控制不住地自己的行为,直接看向了池宁,想要求救。她真的快要崩溃了,承受不了这么多。天知道她最初真的只是想找几个人打马吊!

    如果这次能侥幸活下去,她这辈子都不要再赌博了!

    念平帝现在形如一个废人,只有眼睛能动,他努力看向了池宁所在的方向。在一片漆黑里,他还是准确无误地找到了池宁,憎恨的目光仿佛显示着他已经认定了池宁才是一切的主谋。

    池宁上前,接替了贤妃,月光照在了他面无表情的脸上:“陛下,该喝药了。”

    说真的,亲手给念平帝喂药的感觉可太爽了。比这更爽的是,念平帝还有意识,他清楚地知道他就要死了,没有人可以救他,他自己对此无能为力。

    “别害怕,很快,您就会去和您的兄长、父皇团聚了,代我向我师父问声好,好吗?”

    念平帝的眼里都是泪水,他好像在挣扎,又好像在祈求池宁。但不管如何,这都是在做无用功。池宁不会武,但手在这一刻却没有丝毫的抖动,他坚定不移地把粉末一点不落地都喂进了念平帝的嘴里。真的很痛快。

    有了池宁做示范,排在他后面的其他妃子这才重新鼓起了勇气,挨个上前喂药。开弓没有回头箭,念平帝既然清醒着,她们就必须要弄死他,这是唯一能够自救的办法!

    也是在这个时候,她们才意识到,只有念平帝有意识,这些粉末才会在入口后被彻底吞下,不至于积在嘴里或者咽喉里。

    到了胃里,就是神不知鬼不觉,毕竟没有哪个仵作敢给龙体开膛破肚。

    小郑妃趁着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念平帝身上的时候,一点一点地蹭到了池宁身边,在夜色中,试图和池宁沟通:你到底想干什么?

    池宁什么都没说,只是给了小郑妃一个“少安毋躁”的眼神,也不管她到底有没有看懂。

    经过也许很漫长,也许只是几瞬的等待,所有宫妃这才终于完成了她们的使命。小郑妃整个人都绝望了,念平帝这是死定了呀。她最大的优点,就是立场转变得特别快,见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她便坚定不移地站回了潜邸女眷这边,并很认真地思考起了灭口皇后的可行性。

    当然,在举报皇后这个二五仔之前,小郑妃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包过药的纸,要怎么处理?”

    贤妃回小郑妃:“不用担心,皇后娘娘说她能处理。”

    小郑妃还没放下的心再次被彻底提了起来,整个人都要窒息了。皇后根本就没打算过要处理啊啊啊!这可怎么办?!

    然后,小郑妃就没空担心什么药纸了,因为……

    万安宫外骤然亮起,一片灯火通明,本不应该叩开宫门的静王,再一次趁着夜色入了宫,带着大队的人马,手里举着火把。

    静王入宫的名义自然是为了保护陛下,因为他接到线报,有妃子聚众要伤害念平帝。但实际上静王入宫是为了什么,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万安宫的大门被直接从外面撞了开来,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念平帝的死活,甚至巴不得妃子们直接撕票。

    静王带头第一个走了进来,池宁等人被抓了个正着。

    除了少数的人以外,其他的宫妃都彻底慌了。

    小郑妃觉得自己尤为倒霉,她这辈子就不会站队。明明之前站对了,临到最后一刻投敌,却要面对这么一个结果,赌博真是万恶之源!

    “池宁,你真是让本王太失望了!”静王义正词严地指责着池宁,他进来的时候,还带来了不少内阁重臣,王洋正在其中。

    王洋其实听见静王这么说,就已经明白这大概率是个圈套了,针对池宁乃至池宁所代表的太子的圈套。

    但是,知道了又能如何呢?

    现在的情况就是人赃并获,根本没有办法翻盘。

    “哦?”池宁却稳稳地站在那里,脊背挺直,像一棵笔直的树,一如他曾经站在无为殿上的样子,“我不明白殿下的意思,我做了什么?又如何让您失望了?”

    “你联合这些宫妃谋害陛下!你还敢狡辩?”静王觉得池宁只是在负隅顽抗。

    “是她们要谋害陛下,我只是来救驾的啊。”池宁回得很是随意。

    其他宫妃都坚信池宁是自己人,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这么胡扯,一边愤怒于被池宁抛弃,一边又觉得池宁简直是在痴人说梦。真以为这么说了,就能洗干净自己?他到底怎么想的?别人都是长着眼睛的好吗?

    “你有什么证据?谁能做证?”静王冷笑。

    “我啊,我能啊!”小郑妃终于看到了曙光,立刻跳了出来,她觉得自己的叛变只发生在心里,没有人知道,就不作数,她急切的想要解释清楚,“准确地说,是皇后娘娘和我,我们发现了她们的阴谋,不敢打草惊蛇,皇后娘娘才让我去请了池大人帮忙。”

    池宁嘴唇微动,给了小郑妃一句“蠢货”的评价。

    小郑妃都蒙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小郑妃最错误的决定,就是让本来好不容易重新拿回的主动权,又交到了别人手上。她说她是听了皇后的命令行事,那要是皇后反水了,她和池宁该怎么办?

    事实也证明了,刘皇后确实是打算这么干的。

    刘皇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站了出来,眼底已经染上了一片疯狂,也不知道是真疯了,还是装的,至少她嘴里诬陷池宁的话还挺流畅的:“别负隅顽抗了,郑妃,还有池大人,认命吧,我们能带着闻恪这个王八蛋一起走,就已经很值了,不是吗??”

    小郑妃:“???”什么玩意?不是,她看不懂皇后为什么真的要临时反水啊,她承认她谋反有什么好处?就这么巴不得早点送死吗?

    小郑妃只能无力地对其他大人反驳:“不是啊,你们别听皇后的,我说的才是实话啊!”

    静王还是那句话:“您可有证据能证明您自己的话?”

    小郑妃睁大了一双眼睛,再说不出半句,因为她终于意识到了,她没有证据,从始至终,刘皇后都没有给她留下足够取信于人的东西,而发生在她们之间的对话,就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皇后就是故意的。

    她想害死念平帝,还要拉着她们一起。

    但是,她图什么啊?

    “她图什么?自然是觉得只有这样,她的儿子才可以登基呀。”池宁勾唇笑了,小郑妃不自觉地把心里话说了出来,池宁顺着她递来的话就这么说了下去,“静王殿下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不要妄下结论的好。不给人一个解释的机会,会让人觉得你和这件事也有关哦。”

    “那你说啊。”静王有恃无恐,他到现在也不觉得池宁有本事给自己翻案,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池宁的无辜。任他把话说出花来,这个事也赖不掉。

    大家看到的就只有池宁和已经承认谋反的皇后一起的画面。

    王洋担忧地看向池宁,但他这个时候不能说话,因为说了不仅不会帮到池宁,还会被认作是池宁一伙儿的。

    太子危矣。

    “要解释就一并解释,我不想废话。”池宁站累了,选择了直接坐下,特别地游刃有余,“还请静王殿下把姬贵妃、姬美人一并请来吧。”

    “你这样拖延时间毫无意义。”

    “您就当我是在拖延时间好了,既然毫无意义,那为什么不遂了我最后的心愿呢?”

    最终,他们真的等了下去,也不知道静王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要是换作池宁,他会把他要诬陷的人当场捏死,不给对方任何反杀的可能。

    可惜,静王没有这么做。

    在等人的时候,静王问池宁:“你对本王的出现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恩,不太意外。”在原君三号看到静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把消息传给了池宁,帮池宁拼凑出了整个事情的真相。

    天和帝当年在张精忠等人的帮助下,设法从被困的地方跑了出来,一路秘密回京,想要寻求帮助。他确实回来了,却选择了联系自己的“好大哥”,结果反而因为这份谨慎害死了自己。静王当年之所以晚入京,也确实是因为他在找天和帝,只是他找天和帝的目的不是为了救人,是为了杀人。

    静王入京的那一刻,也就代表着天和帝已经死了,张精忠等人拼尽全力为天和帝争取到的时间,其实并没有很长。

    太子是在那之后又过去了几个月,池宁从江左重新回京时才重生的。

    没有人可以改变天和帝已经死亡的事实。

    这样就让很多事情都说得通了。

    静王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觉得池宁也是个有病的,既然知道是他,还要来与他对峙这个。纵使池宁说出真相又能如何呢?

    所有的当事人到齐之后,不管他们是怎么样的表现,池宁都开始了破案讲解。

    幸好他看过他师兄说话。

    “所有的宫妃,都是这次案件的参与者,目的是谋害陛下,不分什么潜邸女眷,还是后入宫的妃嫔。

    “你们都想陛下死,只是对于陛下死了之后的事,有不同的打算而已。

    “别说话,贵妃娘娘,等我说完了,你有的是时间为自己解释。”

    大多数潜邸女眷,只是想着自救,觉得只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念平帝,她们和她们的孩子就能活下去。

    然后,她们就这样被利用了,被好几伙儿人。

    “第一伙儿,是姬美人和贤妃、三皇子,你们想让三皇子登基,策划了大皇子对陛下的刺杀不成,就又生出了一计。别着急否认,我没有证据敢这么说吗?证据就在东厂,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随时安排我的人送过来。”

    “第二伙儿,是姬贵妃和刘皇后,你们想让四皇子登基,就要铲除四皇子前面所有的竞争对手,二皇子、三皇子以及太子殿下。我就是这么被拉入局陷害的。”

    “我为什么要帮助四皇子?”刘皇后冷笑,“池大人大概忘了,我当年流产,就是被姬贵妃害的。”

    “是吗?或者我该问,到底是谁策划了‘流产’?是姬贵妃还是您?您很清楚陛下不会让你腹中的胎儿活下来,而姬贵妃当年根本没有怀孕。一个精妙的主意就此诞生了,不是吗?把你的孩子变成了姬贵妃的孩子。”

    刘皇后流产在前,姬贵妃生子在后,小孩子一两个月根本看不出差别,剃了头发,泡在水里直至皮肤发皱,也就成了。

    “你在血口喷人!陛下为什么不想要自己的嫡子?我……”

    “陛下为什么不要嫡子?您真的确定要我现在就说出来吗?我是不介意啦。我有人证,想必姬贵妃应该还记得,自己和尚尔尚公公之前的有趣谈话吧。”

    “尚尔竟然是你的人。”静王嗤之以鼻。

    “怎么能说是谁的人呢,尚大人一直都站在正义的一边啊。”尚尔一直想要追查张精忠、兰阶庭失踪的真相,这些年的忍辱负重,总算有了结果。

    “说了这么多,又能如何呢?谁能相信你?谁又能为你做证?我们看到的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弟弟,当今的陛下!”

    池宁对静王笑了:“对啊,如果陛下死了的话。”

    所有人这才醍醐灌顶一般,齐齐看向躺在床上,依旧怎么也不能动的念平帝,他的眼睛里充满血丝,不像是毒发,更像是被气到了极致。

    但总之,他没有死。

    池宁看向静王,一点点地绽开了自己的笑容。

    这就是静王的阳谋了,他把任人宰割的念平帝就这么送到了池宁的面前,他觉得池宁一定不会忍,就像是当年在无为殿上,池宁本可以不站出来,但他忍不住。面对这么憎恨的念平帝,池宁哪怕意识到其中有诈,也不太可能放过这个机会,他太自信了,总觉得自己还会有其他扳回来的机会,就像一个疯狂的赌徒。

    池宁……

    真的,差一点就上当了。

    可惜,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太子殿下的重生,让池宁意识到了很多,好比,在关键时刻,换一条路走。

    “我确实让您失望了,不是吗?”池宁笑得别提多开心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